解咒二十年

从此,胡二谨记老人的告诫,在村里广做善事,没人养的老人他接来赡养,并且时常接济一些有困难的人家,还帮着张槐夫妻寻医问药,五年后,张槐的儿子也可以开口说话了,把胡二认作了干爹。

转眼十年过去了,村里的承包田经过了多次的变更,村前土地庙旧址所在地正巧分到了胡二手里来耕种。

胡二躺在炕上直摇头,清醒了的他告诉自己,就是死也不能承认,因为他害怕那昂贵的医药费,害怕张槐家以后无休无止的拖累。

媳妇不解地问:胡二,你犯了啥魔症,把铁锹放进这里碍手碍脚的?

这时,灶膛里的铁锹已经被烧红了,他眼瞅着正在熟睡的儿子突然一个鲤鱼打挺从被子里站起来,说要下地去。说时迟那时快,胡二大喝一声,从灶膛里拉出烧红的铁锹,就朝着儿子放在地上的那双鞋子拍去。儿子被吓醒了,坐在了炕沿上。

胡二吃了一惊,故作惊讶地问:是啥病?

农田责任承包那一年,胡二买了一匹枣红马。一天傍晚,胡二来到村外遛马,突然从庄稼地里钻出一个孩子,枣红马受了惊吓,尥起了蹶子,正好踢中了孩子的脑壳,然后撒腿就跑。

埋了儿子,胡二一直迷迷登登的。这天傍黑,他鬼使神差地来到土地庙的旧址上,一屁股坐了下来,竟然睡了过去。睡梦中,他看见一个白胡子老头儿,手里提着一个拂尘,笑呵呵地朝着他走来。

胡二掐指算来,这个恶咒他整整化解了二十年。他望着眼前欢活的儿子,如释重负般地喘了一口大气

天,塌了!

老头儿说:胡二呀,你做下的孽事还不敢承认,遭到报应了吧?

胡二两口子把儿子送进医院时,儿子早就停止了呼吸。胡二呼天抢地地哭着,突然他一愣怔不哭了,他想到了报应这两个字,难道说这真的是报应?

张槐和胡二原来在一个生产队,两家居住的地方一个在村东一个在村西,大事小情上也有些来往。有一年胡二还跟张槐借了二升黑豆下种,收罢秋还黑豆的时候,张槐说啥也不要,至今他还欠着张槐一份人情。张槐有两个女儿,东躲西藏抢了这么一个宝贝儿子,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,他胡二可就成了罪人了。

一到家,他就听见媳妇说:张槐家的儿子命可能保不住了。

一觉醒来,正是半夜时分。胡二朝着土地庙的方向磕了一个响头,回到家来。他不以为自己做的是梦,认定那是活灵活现的现实。

胡二说:老人家,求求你,给俺指点一下吧!

听到媳妇带回来的消息,胡二感到一阵天旋地转。他趁着夜色,又一次来到了事发现场。

胡二的媳妇吓坏了,赶紧找来村医,给胡二治病。村医为胡二把了脉,开了一些感冒药,要他吃下去。胡二吃下药以后,病情不但没有好转,反而更加恶化了,四肢冰冷,满嘴说着胡话,一会儿是大人的声音,一会儿是孩子的声音。胡二的媳妇马上意识到胡二是撞了邪,慌忙带着烧纸去村前的土地庙旧址那里烧,村里人一遇到邪事都会到那里去化纸,求土地神保佑。说来也怪,胡二媳妇刚走到半路就下起了瓢泼大雨,等她赶到那里的时候,烧纸都被淋湿了,点都点不着。

正是收秋的日子,胡二一个人在地里砍玉米,不觉间天黑了下来。他躺下来,想歇息一下疲乏的身子,这一歇就迷糊了过去,并且做了一个很短的梦。那个白胡子的老头儿又一次出现在他的眼前。

第二天一早,趁着媳妇做早饭之际,胡二摸了摸熟睡的儿子,就把一把铁锹放进做饭的灶膛里。

远远地,他看见那里有一团火苗在晃动,好像有人在那里。走近一看,原来是张槐的媳妇在化纸,给儿子喊魂。只听见她用沙哑的声音喊道:

媳妇说:不知道是哪个挨千刀的把孩子的脑袋打破了,被人发现的时候,孩子满头是血,倒在路旁不省人事了,被送进了医院。

胡二听后,以头抢地,泪水涟涟,要老人为他解咒、指点迷津。

老人说:胡二呀,你忘记了二十年前的那个事情了吧?明天可就是你儿子的忌日呀!要保住你儿子的性命,就要记住早晨起来的时候,不要你儿子穿鞋。这些年你做了很多的善事,这是解咒的最后一关了。

第二天一早,胡二的烧见退,明白了过来,他媳妇赶紧给他包起了平时最爱吃的饺子,问胡二:你是不是做了啥坏事?

老头儿捻着胡子,说:道儿是有一条,那就是多积德行善,这样的话,还是有希望的。说完,老人就不见了。

这年,胡二的媳妇真的又生了一个儿子。夫妻俩害怕故伎重演,对儿子严加看管。

胡二的媳妇从医院回来,一个劲儿地长吁短叹,说张槐的孩子一直在昏迷,张槐夫妻的命够苦的了,好不容易抢了个儿子,就是保住了命,也会成为植物人。

回到家,胡二一头栽倒在了炕上,冷得浑身直打哆嗦。

胡二一个劲儿地嘿嘿直笑。

胡二听着,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。

胡二一觉醒来,很是纳罕。难道那个恶咒还没有破解不成?

他把老人的话记在了心里。

媳妇烧了一锅开水,下好了饺子,左找右找都找不到打饺子的笊篱,赶紧跑到邻居家去借。这时,屋里的胡二听见灶屋传来一声响动,没有在意,等媳妇借到笊篱回来,他听见媳妇撕心裂肺地哭叫了一声:不好了,孩子掉进锅里了——

老头儿说胡二是中了恶咒。离地三尺有神灵,昨天张槐媳妇的恶咒化作了一团浊气,正好打在一位过路神仙的身上,这位过路神仙为了化解这股浊气,就用了一个现世报,把这股浊气包在了胡二的身上,结果胡二病了一场,还失去了儿子,并且以后真的会断子绝孙了。

胡二冲出屋子,他看见儿子已经被烫得面目全非,而自家的笊篱就在他的小手里拿着。

原来,儿子想去锅里捞饺子,脚下一滑,一头扎进了滚沸的锅里。

胡二看了看周围没有别人,又怕刚买的枣红马不认家跑丢了,丢下那个孩子朝着枣红马跑去的方向追了过去,等他追上在路旁啃草的枣红马的时候,暗自庆幸刚才的那一幕没被别人见到,庆幸踢倒在地的那个孩子不是自家的儿子。他牵着马,故意绕了一个大弯儿,直到天黑才回到家里。

在铁锹朝鞋子拍去的那一瞬间,胡二分明看见一条黑色的巨蝎爬进了儿子的鞋子里。这是本地特有的一种剧毒的蝎子,只要蛰上人,会九死一生。

这一夜,胡二翻来覆去地睡不着。天一亮,他就打发媳妇去医院看望张槐的儿子。他望着围着自己直转的儿子,眼前总是出现那个孩子的身影,那个孩子跟自己的儿子不相上下,三四岁的样子,肯定是跟着张槐两口子下地干活迷了路。他一直在琢磨,该不该把这次事故的责任承担下来。

儿啊,你回来吧!要不,你告诉娘,是谁害了你,俺叫那畜生断子绝孙!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