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授中将

王道邦将军是一个天生的军人,有那么一点个性——敢打奇仗。

王道邦参军的经历就与人不同。他是江西永新人,与贺子珍同乡。1928年,毛泽东在永新闹革命时,他当上了赤卫队长。他要去当红军却受了阻。

因为他父亲已经去世,母亲不同意。为了“拴住”他,母亲给订了一门亲。妻子怀孕5个月时,他还是闹着要去当兵,一脸几日给母亲和妻子讲道理,终于把她们说动。

图片 1

1930年8月,19岁的王道邦参加了红军。后来王道邦开玩笑说:“我的口才,就是那一次练出的。”

三个月后,他第一次打仗,打的是张辉瓒第18师。

当敌人被打得四下奔逃时,王道邦率领全部追击,追上一股敌军时,已与连队失去了联系。此时,山坳里雾气弥漫,王道邦发现敌逃兵50余人,自己才10多人,当即朝天开了一枪,大声发出命令:
“一排往左,二排往右,三排居中堵住敌人!”又大叫:“白军弟兄们,你们已被包围了,缴枪不杀!”敌兵以为真被包围了,老实地缴了枪。

第一仗,王道邦率全班抓50多名俘虏,缴枪30多支,战后升为排长。

长征开始时,王道邦已是红军团政委。

抗战时,他先在115师,后为杨成武的晋察冀军区,担任第1团政委,团长为陈正湘。

在抗战中,王道邦打了不少的好仗,如大龙华血战,击毙日军“名将之花”阿部规秀。令阿部规秀毙命的那一炮,就是他和团长陈正湘一起指挥放的。此事不详述,说另一件事。

一次,日军7000多人进攻晋察冀军区机关所在地——阜平。王道邦和陈正湘率部掩护军区机关转移,与日军血战三天。

他们多次与日军白刃战,令日军久攻不下,于是用大炮轰击发射毒瓦斯。黄烟立即笼罩了山头,战士们好些人当场昏倒了。王道邦见状,果断地下令:“全线出击!”日军本以为毒气把八路军熏倒,万万没想到,毒气烟雾中冲出来大批八路军,手榴弹从天而降,吓得弃枪逃窜。

图片 2

这一仗消灭日军1300多人。

王道邦最传奇的是在狼牙山抽日军军官耳光的事情。

1941年9月,日军3500人向第一军分区所在地——狼牙山进攻。

王道邦带着警卫排上狼牙山部署转移工作。因为转移伤病员,他们刚进山,日军就尾随而至。

王道邦带着警卫排扼守山卡要隘,掩护伤员,坚持到下午6时。伤员已进入狼牙山纵深安全隐蔽起来了,王道邦的警卫排被打散。

他带着几名战士换上日军军装突围。翌日清晨,山区雾气弥漫,他们趁着大雾前进,路过龙王库时,对面走来一支日军搜索队,王道邦内心一震,怎么办?但他立刻镇定下来,走上前去,“啪啪”,狠狠地抽了带队的日军军官两个耳光,正在对方盯着他发愣时,王道邦一梭子弹扫过去,身后战士也一齐开火,转身边打边撤。

枪声引来大批日军。发现他们只有几个人,日军想捉活的,让汉奸高喊:“皇军优待俘虏。”王道邦边打边跑,退到老鹰嘴的悬崖边上。日军见他们不肯投降,于是开枪猛射,几个战士中弹身亡。王道邦顺着悬崖滚了下去。崖壁上正好有棵小树,他死死抓住小树,树旁有一岩石,他立即躲在岩石下面。日军撤离后,王道邦顺着葛藤下了崖,趁黑摸到村里,归了队。

他的经历与狼牙山五壮士几乎一样传奇,其实是两码事。

在解放战争中,王道邦先是三纵第八旅旅长兼政委,1948年为八纵政委。

1949年1月,八纵改为65军,王道邦为军政委。他从华北打到西北,最远抵抗甘肃贺兰山。

王道邦参加革命后,一直没回老家,1950年他带着妻子(狼牙山突围后,他与涞源县妇救会主任张洁萍结婚)和儿女回永新。刚进家门,他就被部队一封急电召回。

随后,他与军长萧应棠率65军入朝作战。

图片 3

在第五次战役中,65军共毙伤俘“联合国军”8000人,其中美军4000多人、英军200多人,击毁击伤坦克44辆、飞机40余架,全军3200多人立功,8个单位授予称号,27个单位立了功。第十九兵团司令员杨得志在回忆录中写道:“65军阻击战是异常艰苦的,左右友邻已后撤100公里,没有火力支援,缺吃,少弹药,师、团几次被包围,但他们打得英勇,打得坚决,打得顽强,出了一批英雄和个人。”

随后,王道邦个人指挥65军参加开城保卫战。

1953年1月,王道邦被任命为65军军长兼政委,一肩挑。9月率部回国。

1959年1月8日,王道邦在外地开完会返回天津。在途中,他坐的小汽车与公共汽车相撞,受了重伤,两根肋骨被撞断,肝部受伤出血,伤势严重,经过医院紧急抢救才脱离危险。他住院不到两个月,伤尚未愈合,就急着出院。北京军区只好批准他半天工作、半天休息,可他经常工作到深夜。

出车祸后,他的身体更差了,肝部经常疼痛、头晕、失眠,吃不下饭,去医院进行检查时,诊断为肝癌晚期,于11月12日病逝,年仅48岁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